当前位置:首页 > 国学 > 道德经 > 正文

道德经第七十四章 述法治

好词好句 | 2016-10-29 , 次阅读

天下没有不怕死的人,但在特殊的情况下有活得不耐烦者,有敢于死者,有被迫死者,有立欲求死者。如果人人都活得很好,大福大贵,身体健康,事业成功,那就根本不会有想死的人。上善之人也不想死,即使是舍命救苍生那也是为了死而不亡。人道社会官逼则民反。民反是因为生存道路没有了,与其坐以待毙还不如放手一搏。所以百姓才不怕死。

原文:

民不畏死,奈何以死惧之?若使民常畏死,而为奇者①,吾得执而杀之②,孰敢?常有司杀者③杀。夫代司杀者杀,是谓代大匠④斵⑤。夫代大匠斵者,希有不伤其手矣。

注释:

①奇者:奇迹。 ②杀之:杀掉使百姓害怕的威胁者。 ③司杀者:司法部门。 ④大匠:做重工的工匠。 ⑤斵(zhuó):做工。

译文:

百姓不怕死,为什么用死来使其害怕?如果使百姓常怕死那就是奇迹,我一定得杀掉使百姓害怕的威胁者,谁还敢威胁?常有司法部门来执法灭之。有代替司法部门杀的,就是代替重工工匠做工。代替重工工匠做工的,很少有不伤到自己手的。

解析:

人民的力量是伟大的,人民是最强大的力量。人民不怕死了,谁还敢去触犯人民?国君不敢,其下的以权效国者们更不敢。当权者一但敢了,那政权就不保。凡是对天下人生命有威胁的,一定得除掉。一个国家的大制一定得是行法律程序,凡是违反人性的,违反人道的,损害他人的,都是犯罪。犯了罪的罪犯是由司法部门处置,敢代司法部门处置的,同样是犯罪。代司法部门处置的就会大祸临头。

数据统计中,请稍等!